当前位置:主页 > www.568138.com >

文章标题:揭秘ISIS创始人扎卡维:基地组织也受不了他的野蛮

发布时间: 2019-09-16

  2006年6月7日,扎卡维在遭空袭后撒手人寰。但他的追随者只是撤退,静静地在叙利亚积攒力量,直到2013年重回公众视野。他们不再只是一个恐怖组织,而是一支军队。

  追捕者们正坐在一堆视频监控器前,聚精会神地看着由无人机传送的直播画面。两个星期以来,这支特种部队和中央情报局(CIA)的分析人员一直在追踪巴格达周围一辆毫不起眼的银色轿车。然而,现在这辆轿车正驶出巴格达,朝东北方向进发。

  这辆轿车上的乘客谢赫阿布德拉赫曼(Sheik Abd al-Rahman)是美国政府头号通缉犯的精神导师,他曾在中途换了两次车,如今他所乘坐的皮卡正行驶在距离巴格达30英里的Hibhib村庄外的泥泞道路上。

  这辆皮卡驶入了一条通往一栋两层楼的车道,遮隐在葱葱郁郁的棕榈树中。拉赫曼从车里走出来,卡车则扬尘而去。

  此时是2006年6月7日下午4点55分。美国人等待这个时刻已经等待了三年之久。巴格达外的巴拉德空军基地(Balad Air Base)作战中心的每一双眼睛都盯着那座小房屋里的模糊图像。一位身穿黑色衣服、身材高大的人从那栋建筑中走了出来,将拉赫曼迎进屋内。

  美国驻伊拉克特种部队司令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将军(Stanley McChrystal)说道:“哇,那是扎卡维。”美国人终于看到了这位狂热分子的容貌。阿布穆萨布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的野蛮行为甚至招致基地组织的谴责,是他一手建立了现在的ISIS。

  而在当时的四年前,扎卡维刚刚从一个无名小卒跻身的上层。犯过轻罪的扎卡维在故乡约旦开始变得激进,在阿富汗战场上,他遇到了奥萨马。2002年10月,当扎卡维与约旦首都安曼的一名美国外交官的死亡扯上关系后,布什政府开始对他产生了浓烈的兴趣。白小姐绝杀 相比之下董事长把总经理信箱,当时白宫正在寻找基地组织与萨达姆侯赛因之间的联系。

  即使伊拉克在支持基地组织发动911袭击事件中扮演的仅仅是微不足道的角色,美国也会毫不犹豫的进攻伊拉克。扎卡维会是那其中的联系吗?毕竟,他曾在巴格达一家国营医院接受治疗,2001年美国进攻阿富汗后,扎卡维逃到了伊拉克西部的一家训练营中,而这家训练营正是他在基地组织的帮助下建立的。

  扎卡维并没有住进在阿富汗塔拉博拉(Tora Bora)的住所,而是在偏远的伊拉克地区,与类似的“安萨尔”组织生活了一段时间。安萨尔的领导人热衷于使用类似氰化物和蓖麻毒蛋白等毒药进行恐怖活动。这是否意味着安萨尔与曾在1990年代对化学武器有极大兴趣的萨达姆有某种联系?

  白宫极力想让中情局“怀疑”自己的调查结果。中情局专门研究扎卡维的Nada Bakos说:“他们让我们从反面证明:证明扎卡维并不属于基地组织,也并没有与萨达姆勾结。而当我们试图这样做的时候,结果是,正面了又怎样,那些人的计划都一样,谁在乎?”

  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忽略了中情局的保留意见,在安理会发表了导致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演讲,在演讲中,他错误地声称,扎卡维是伊拉克和911策划者中的连接点。

  在决定利用扎卡维发动针对的新一轮战争中,白宫非常不明智地使扎卡维成为伊斯兰教信徒中的大明星。而扎卡维则将所有关于的警告全部变成为现实。

  2003年4月巴格达沦陷后,白宫发动战争的道德支撑像腐烂的梁木一样全部崩塌。扎卡维在伊拉克发动了一波炸弹袭击,意在挑起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仇恨,同时打击美国。

  2004年1月,扎卡维到达巴格达10个月后,起义此起彼伏,他向求助。他手下的组织虽然弱小,却是几乎所有伊拉克主要的幕后黑手。但在基地组织官方的支持与资源的帮助下,他可以进行更多的。

  他说:“我们所希望的,就是我们可以成为无所不能的先锋部队,成为这个伊斯兰国家走向最终胜利的桥梁。”

  当年5月10日,扎卡维向全世界拍摄了一段时长六分钟的模糊视频。视频中,他身穿黑色衣服,用一块滑雪面具将脸部遮住,他的面前是一个身穿橘黄色连体衣被绑住的男子。

  该男子是前往伊拉克为自己的电子修理产业拉订单的美国人尼古拉斯博格(Nicholas Berg)。此刻,他完全不知道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伊斯兰教国家,好消息!”扎卡维说,他的周围是四个手提步枪的。“黎明的迹象已经到来,胜利的风声正在作响。”

  他又继续说了几分钟,最后说道:“在我们这里,你只能看到一具具尸体和一个个骨灰盒。”

  说着,他从刀鞘里抽出一把长刀,向博格猛扑过去。其他人抓着博格,扎卡维则一手抓着博格的头发,一手开始割开他的喉咙。在视频的最后,扎卡维的一名同伴举着博格的头,像是一个战利品,随后将其摆放在博格尸体的背后。

  这段令人震撼的视频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扎卡维的崇拜者也送给他一个新的外号“杀戮者的酋长”。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扎卡维的手下又进行了数十次杀戮,包括一名保加利亚卡车司机、一名韩国翻译以及一名埃及雇员。

  被绑架的一名黎巴嫩人因缴纳了赎金而被释放。此人说,另一名贫穷的移民劳工因为没有赎金而被电钻慢慢杀死,还有一些人则被按着割下了舌头。

  2004年7月,美国将有关扎卡维的情报悬赏金从600万英镑提高到1500万英镑与的悬赏金相等。扎卡维又以另一个视频来庆祝他在美国逮捕排行榜中地位的提高。他在视频中提到了著名的穆斯林勇士,暗指自己也位列这些人当中。随后,他热烈号召全世界穆斯林都加入他的队伍。

  不仅如此,还对他的行为予以嘉奖,在阿拉伯新闻频道的广播中宣布“阿布穆萨布扎卡维是基地圣战组织两河流域的埃米尔”。通过拉拢扎卡维,基地组织可以分享扎卡维的成功所带来的声望。

  但是扎卡维的残忍使其在伊拉克成为公敌,中情局源源不断地获得有关他的情报。

  有情报说,2005年2月20日,扎卡维将驱车从费卢杰(Fallujah)前往拉马迪(Ramadi),中情局因此出动一架无人侦查机和一队突击队潜伏在其必经之路。下午,无人机监测到一辆卡车正前往一座被棕榈叶遮挡住的农场房屋中。随后有人下车。

  由于无人机摄像头的技术故障,中情局无法立刻对其进行抓捕,这些人因此逃之夭夭。但现场的美国士兵却有重大发现:放在卡车座位上的,正是扎卡维的电脑。

  中情局用了数周时间对其进行解密。大部分的地址、计划、电话号码都已过时,但这台电脑却有着无法估量的价值:这让分析人员首次得以在最近的距离观察扎卡维的想法。

  这台电脑中有一系列护照照片,照片中,扎卡维有各种不同的伪装。里面还有恐怖组织的架构图,扎卡维在其中扮演的是“作战指挥官”的角色。

  其他文件夹中含有一些扎卡维开会的视频。其中一个视频中,他谈到圣战者将会为一个全新的,同时也是基于古老的伊斯兰教义的事物奠定基础。其他的伊斯兰教义者则提到恢复伊斯兰黄金时期,所有穆斯林都将不受西方所强加的国界限制,生活在一个单一的宗教权威之下。

  但是扎卡维却没有谈及遥远的未来。他所提到的,是在当时的紧张局势下,以自己为军队领导的事务。中情局的心理学家总结称,扎卡维是一个典型的自恋者,他将自己视为自己所仰慕的古代伊斯兰勇士,而长久以来的伊斯兰信条,如禁止滥杀无辜者等,早已被他抛之一边。

  五个月后,中情局截获了基地组织二号人物艾曼(Ayman al-Zawahiri)写给扎卡维的一封信。在这封6000字的长信中,基地组织认为扎卡维的血腥行为正在毁掉基地组织的招牌。

  写道,杀掉美国人和伊拉克士兵倒没什么,但是针对什叶派清真寺的炸弹袭击以及血腥的处决视频在向公众传递错误的信息。对于普通的穆斯林来说,死去的什叶派儿童的照片、被砍头的保加利亚卡车司机一点也不激动人心,反而让人恶心和厌恶。

  “圣战运动必须避免大众不理解或不支持的行为。”警告说,“我们不需要这样。”

  在扎卡维看来,作为一个拥有成千上万武装分子的首领,他已轻松打败了一个超级大国。从在战争中给予美国极大打击这点来说,他确实很成功。所以,他为什么要听从的建议呢?

  在扎卡维与基地组织争吵之际,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召开了第一次白宫安全会议,主要讨论这名来自约旦的头目。

  在领导追捕扎卡维行动的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Stanley McChrystal)播放一部幻灯片后,布什盯着这位将军看了一会儿:“你能抓到他吗?”“总统先生,我们会抓到他的。”麦克里斯特尔确信地说。

  “总统先生,老实说,我想和他聊聊。他知道一些我们想要的东西。”这位将军说。

  2005年11月,伊拉克的基地组织分支在约旦发动了一场最令人发指的:三场酒店炸弹袭击同时发生,60人因此丧命,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参加婚礼的客人。

  最后,麦克里斯特尔的团队终于有所突破。一名被捕的披露,扎卡维有一个精神导师来自巴格达的伊拉克伊玛目拉赫曼。每隔一周到十天,二人就会见一次面。www.112212.com

  两个星期以来,中情局一直用一个空载摄像头观察拉赫曼的房子,他开车出去时也会一路尾随。秘密特工曾拍下这位年轻的牧师在清线日,拉赫曼一改往日的正常行程,突然发生变化。美方观察到,他驱车前往Hibhib小村,在一处房屋与扎卡维见面。

  一队在巴格达待命的三角洲特种部队接到命令,乘坐直升机前往该地,但由于引擎故障,一架在伊拉克中部巡逻的F-16战斗机被派往该地。

  “我觉得不能再等了。”麦克里斯特尔一位负责下达该命令的助手说。“我要去炸掉那里。”

  F-16战机在房屋上空盘旋,扔下一颗500磅的制导炸弹。一分钟后,第二枚炸弹在同一地点爆炸。当烟雾最终散去的时候,该处房屋已被夷为平地。

  20分钟后,三角洲特种部队到达现场,在那堆曾是扎卡维避难所的废墟边上,伊拉克警察正将担架送到救护车上。在伊拉克警察退开后,这群士兵很快看到了扎卡维那张血迹斑斑的脸。

  扎卡维身受重伤,但一息尚存。他睁开眼睛,喃喃低语,试图起身跑开,但没有成功。

  几年后,一些当时在现场的人说,特种部队给了扎卡维最后致命一击,但验尸结果并没有证明这一点。结果显示,炸弹强烈的压力波压碎了扎卡维的内脏。

  他的追随者们只是撤退,静静地在叙利亚法律不及的省份积攒力量,直到2013年重新回归公众视野。这一次,他们不再只是一个恐怖组织,而是一支军队。

  扎卡维的继任者们给自己起了各种不同的名字,但他们最终决定将自己称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或“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或者更简单一点,“伊斯兰国”(ISIS)。

  他们仍然将扎卡维当作他们的“圣战者酋长”,承认这位曾相信自己可以重新绘制中东地图的创建者。和扎卡维一样,他们相信他们的征服不会仅限于此。